欢迎您,请 登录 或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医工资讯 数字医疗 查看内容

重磅!海王生物收购三甲医院遭院长公开抵制

2019-8-7 10:56 阅读: 448 评论: 0 来源: 健康界作者: 佚名 编辑: ygzx1
[导读]近日,据某医疗自媒体报道,最近湖北省企业三甲医院——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进行二次改制,医院管理层与包括华润医疗、新里程医院集团、海王生物在内的三家备选公司进行了竞争性谈判,结果拥有丰富医院投资和运营管理 ...
近日,据某医疗自媒体报道,最近湖北省企业三甲医院——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进行二次改制,医院管理层与包括华润医疗、新里程医院集团、海王生物在内的三家备选公司进行了竞争性谈判,结果拥有丰富医院投资和运营管理经验的华润医疗、新里程医院集团出局,最终确定的投资者为一家从事药品、保健品生产和药品、医疗器械销售的上市药企海王生物,该药企之前并无投资和运营管理医院的经验。
无独有偶,7月31日凌晨,湖北江汉石油总医院(以下简称“江汉总医院”)的各大微信群里流传着其院长雷正秀发布的《给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以下简称《公开信》),“今天下午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举行遴选会,与三家备选公司进行了竞争性谈判,最终投资者确定为海王。我已经不能抑制住自己的愤怒了!没有经验、价格最低、方案没有别家的好、后期对医院没有任何承诺,他们也好意思说得头头是道!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公开信》透露,7月30日下午,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举行了遴选会。深圳海王集团票数最高,超越华润和新里程的遴选票数。如果不出意外,海王生物将成为江汉油田退出后,这家国企医院的新主人。
然而这一决定却遭到了医院院长雷正秀的强烈反对,《公开信》痛陈海王生物入局的弊端,并将海王生物旗下曾运作的三家上市公司近年来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以及其财务状况向医院职工进行了详细的陈述,并坚决反对江汉总医院被海王生物收购。
按照组织程序,医院班子意见不统一,接受投资的决定无法上报到上级的江汉油田管理局党委,因此雷正秀的一票至关重要。现在的局面是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而江汉油田总医院正处在停工抵制的边缘。
《公开信》反对海王生物入主医院
7月30日,该院一位院长雷正秀给全院员工发出一封公开信,反对将该院交由这家上市公司改制,其陈述的理由为:
江汉总医院改制的谈判过程不公开、不透明,在没有职工代表参加,不让医院独立董事参加、院长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仍做出遴选决定;海王生物作为一家从事药品、保健品生产和药品、医疗器械销售的企业,之前从未经营过医院;拟改制这家医院的上市公司海王生物财务状况堪忧,2018年的年报显示,其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64.72%、79.05%、82.69%;净资产中商誉占65%,雷正秀分析认为,海王生物资金链已极为紧张;该院长表示,这是决定医院1400名员工前途和命运的重大决策,不该如此草率。
可见,关于医院改制,医护甚至管理层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由此引发的抵制风波或将难以避免。
公开资料显示,海王生物此次的竞争对手实力都很强大,且在国企医院改制领域拥有成功案例。华润集团是国资委出台的《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中,6家“国家认可平台”之一;另一家新里程集团则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综合医院集团之一,参与了多家国企医院的社会资本办医改制。
天眼查数据显示,海王集团的投资谱系中,与医药相关的包括上市公司海王生物(000078)、海王英特龙(HK08329)等制药企业,以及海王星辰等医药医械商业企业。医疗服务领域几乎是空白。
正是基于对海王生物医疗管理能力的不信任,雷正秀在《公开信》文末表示,“全院广大干部职工们要团结起来,以实际行动戳穿骗子们和阴谋家的丑恶嘴脸!保卫我们的医院、保卫我们的劳动果实、捍卫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权利!”
据了解,这一封在各大微信群的公开信,得到了很多人的评价,一些科室主任用“悲哀、哀莫大于心死”这样的表述来看待这次改制结果。
海王入主获医院董事会支持
海王生物经营能力遭公开信质疑,但入主医院却受到董事会支持。
对此,《公开信》表述称,“医院董事长胡望明作为把握医院改革方向的主要领导,自称无法对上市公司进行评价,因此从未看过、分析过海王年报及有关报道,也自称从未听到过职工有什么议论和担忧。总会计师、董事会董事江军作为领导小组中唯一的财务专业人员,也以自己无法对上市公司进行评价为由拒绝研究和讨论针对上市公司财务问题的质疑。”
江汉油田总医院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62年。上世纪六十年代,湖北潜江江汉油田正式开采。当初这类重大工程都称为“会战”,即全国调拨力量支援建设。八方支援的会战拉开序幕,需要有配套的医疗服务机构,江汉油田总医院就是从当地的徐角卫生所发展起来的,之后北京医学院第四医院整体迁移江汉油田,参加会战。北医四院为班底,抽调湖北其他医院技术骨干,才组建成立江汉油田医院。医院目前有工作人员1600多人,床位1200张,年门急诊量80多万人次,年住院病人3万余人次,手术近万台次。
雷正秀在《公开信》中表示,”海王生物的公开财报显示,其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连续三年为负值,债务偿付风险非常高。2016年-2018年,海王生物现金流分别为-14.97亿元、-24.33亿元、-11.35亿元。2016年-2018年,海王生物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72%、79.05%、82.69%。
公开信中还指出,海王生物的盈利能力也有问题。据海王生物财报显示,其目前总负债340亿元,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3%,资金链非常紧张。海王生物对自身的负债率过高问题也做过努力。今年4月11日,海王生物披露拟定增2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然而面对300多亿的流动负债,这些只是杯水车薪。
当前江汉总医院董事会极力促成收购,另一方面则是院长雷正秀一方极力反对收购,江汉油田总医院上演的魔幻场景,正是国企医院改制大戏中的一出戏码。
国企医院收购一地鸡毛
国企医院改制是国家下达的硬性要求。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发2016[19]号),指出:对国企办医疗实行分类处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剥离。文件要求,2018年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等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但到如今,各地仍有一大批国企医院未能完全剥离。对此,各地的办法是今年1月1日起停止国企对医院的补贴。于是,这些曾经为“共和国脊梁”提供医疗服务的国企医院,现在的身份变得十分尴尬。以江汉油田总医院为例,雷正秀表示医院虽接受地方卫生部门的管理,但只是业务上的。主要管理部门还是油田管理局党委。医院身份既非卫生部门下属的事业单位,也非民营机构,十分模糊。国企医院一般都纳入医保统筹,一些做得较大的国企医院还纳入地方医院规划体系中。但大部分国企医院只是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中间的一个夹层,其主要服务对象还是大国企的员工。2017年8月,国资委等六部委出台的《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国企医院的4种剥离路径:1/3关闭撤销或转为企业内部的门诊部;1/4移交政府;1/5由国家认可平台资源整合;1/6引进社会资本,重组改制。如同当年的国企改革潮一样,国企医院的改制难度很大:地方政府不愿接手,国有平台挑肥拣瘦,社会资本又动机不纯,红线划下之后,不想关门,就只有等待命运的安排。经营医院是一项长期工程。业内普遍认为,社会资本青睐国企医院,主要在于这些医院医护团队是现成的,在当地的社会声誉一般还可以,比新建医院或并购莆系更容易建立品牌,获得患者信赖。但转为社会资本控股后,如何实现投资方、医院技术人员和患者的多方共赢,谁都没有成熟的模式。雷正秀7月31日时表示,医院暂时运转还正常,没有出现罢工抵制的现象,但员工对遴选投资者过程的违规质疑已形成普遍现象,特别是遴选当天不允许独立董事和职工代表参加。同时公开信中提到,江汉油田总医院“应当避免重蹈茂名石化医院和岳阳石化医院的覆辙”。中石化茂名职工医院的例子曾在业内引起轰动。石化体系从2009年开始剥离职工医院,社会资本“天健华夏”就全资控股了中石化茂名职工医院,因与机构对赌IPO失利,天健华夏面临还款和回购股份的压力,不但承诺的对医院投资无法完成,还导致医院欠薪倒闭的局面。
原本海王生物在江汉油田总医院董事会的力促之下,入主医院本已成定居,如今院长雷正秀的一纸《公开信》或为最终结果平添变数,未来哪家社会资本能够入主江汉油田总医院仍充满不确定性。


最新评论

扫码打开小程序

返回顶部